压接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接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浙江部分农信金融机构获准下调存准率

发布时间:2021-02-01 16:58:10 阅读: 来源:压接机厂家

浙江部分农信金融机构获准下调存准率

证券时报记者昨日从相关人士处获悉,鄞州银行等浙江省农信系统部分机构获准定向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由原来的16.5%下调至16%,新标准自11月25日起生效。对于这一消息,证券时报记者联系了央行相关人士,但对方未予置评。(点击进入>>>微博热议央行货币政策)  据了解,这些机构此前曾因没有完成涉农贷款等指标而被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此次定向下调,可能是因为在涉农贷款相关领域有所突破,相关部门以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方式加以鼓励。据了解,央行此举与当前市场资金面预期并无直接关联。  央行副行长胡晓炼日前表示,当前货币信贷工作要在保持总量基本稳定、合理适度的基础上着力优化结构,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符合产业政策的小微企业、“三农”等薄弱环节的信贷投放,满足国家重点在建、续建项目的资金需要,支持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  去年以来,央行一直把差别存款准备金率政策作为引导商业银行信贷合理投放的重要政策工具。央行在刚刚公布的《2011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提到,下一阶段要把货币信贷和流动性管理的总量调节与强化宏观审慎管理结合起来,并根据金融机构稳健经营状况和信贷政策执行情况对有关参数进行适度调整,继续实施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措施,引导并激励金融机构自我保持稳健和调整信贷投放。  光大银行首席宏观分析师盛宏清认为,与市场此前理解的恢复差别准备金率有所不同,此次为法定基数的正式下调,指标意义比较重大,表明货币政策定向宽松的大幕已正式开启。  中国农业银行高级研究员马永波认为,央行此举的导向意义较为明显,由差别准备金的取消至部分涉农机构法定准备金的下调,未来的全面普降最晚将在明年一季度前后出现。  上海农商银行资深债券交易员丁平告诉记者,此次下调主要还是农信系统的小型银行机构,部分“涉农”城商行或股份制银行等并不在下调之列。据丁平介绍,其所在机构目前法定准备金率仍为19.5%。  ---------------------------------------  媒体称25日起农村金融机构存准率或统一下调0.5%  时至11月下旬,货币政策局部放松的信号正在继续释放。  11月22日,接近央行的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从本周五(11月25日)起,以农信社、农村合作银行为代表的部分农村金融机构其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有望统一下调0.5个百分点。  另有权威人士透露,浙江获准定向下调五家农信社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至16%,其中包括鄞州银行和萧山农村合作银行。  “目前看,还未观察到这两家机构获准下调的具体原因,有可能是央行惩罚性措施到期的缘故。”上述权威人士称,2010年底,部分农村金融机构因涉农贷款指标未能完成而被央行惩罚性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也有消息人士称,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措施乃统一行动,与具体区域及是否此前被差别对待无关。若此消息属实,则意味着农村信用社9.7万亿存款就会释放信贷资源500亿人民币左右。不过,这一消息并未得到核实。  10月份以来,货币政策局部微调、预调的信号已然明确,不过,这并非意味着货币政策的全面转向,更不是一些机构所称的全面放松。  本报记者获得的权威消息称,11月份,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并没有延续10月下旬的激进态势,前20天四大行新增贷款仅1000亿人民币左右。  一位资深银行分析师感慨,如此看来,11月份前20天全部新增贷款在3000亿左右,如果月底不冲刺的话,11月信贷大概在5000亿左右。  11月22日,央行副行长胡晓炼在央行网站上发表观点称,当前要继续坚持稳健货币政策的基调和取向,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微调,巩固好宏观调控的成果。  监管政策适度放松  再过20天左右,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要召开了,有关宏观调控定调的讨论已然展开。“外部形势恶化到什么程度,不好说。”一位接近央行的人士向记者透露,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M2定调应该不会高于2011年的16%。  11月22日,胡晓炼也表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不断升级,对我国经济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发展、巩固和扩大遏制通胀初步成果、加快国内产业结构调整步伐,都带来新的不确定性和挑战。  10月以来,此前严厉执行的差别准备金率动态调整机制和日均存贷比考核都呈现出松动迹象。  某股份制银行上周举行的投资者交流会上,该行管理层透露,从今年二季度开始,银监会就明确提出了日均存贷比考虑的要求,但仅仅是口头要求,没有下发书面通知。  “很多商业银行对分支机构都布置了日均存贷比考核的预案,但银监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实施日均存贷比的考核,也没有规定相应的达标或者处罚标准。”上述人士透露。  一位股份制银行中层坦言,人民银行相对更宽松一些。尽管人民银行下半年开始提出了存款波动过大要采取惩罚性措施,但到了10月份,央行更希望商业银行加大信贷的投放。  不过,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多位银行业人士均表示,局部的宽松,并未突破年初制定的信贷盘子和总计划。具体到各家银行的贷款投放,呈现出较大的差异性,这与存款增长情况有关。  这也是11月份信贷投放乏力的主要原因,与10月份相比,信贷投放主力四大行集中投放的力度有所减弱。一家国有大行人士向记者坦承,10月底信贷猛增是央行与大行打过招呼,“政策面希望能够适度加大一些贷款投放,但到了11月份各家银行又回归常态了。”  一位南方某省银监局的人士告诉记者,11月当地信贷投放并不活跃,一是各家银行深受存贷比压力外,二是实体经济状况不佳,“没有好的项目可投”。  “总的判断是,明年信贷投放的松紧程度会略好于今年。”一位接近中信银行的人士透露。该行完成配股之后,资本充足率有较大提升,按照央行差别准备金率模型确定的贷款额度,该行预计明年贷款总量可能会高于今年,增速也会好于今年。  差别准备金率调整在即  11月前20天四大行信贷投放仅千亿,释放的信号再明显不过对于定向宽松的种种政策安排,商业银行似乎有心无力。对他们而言,目前超过20%  的存款准备金率还有央行随时挥动的差别准备金率动态调整机制,已成为制约信贷投放的紧箍咒。  央行副行长胡晓炼在官网上释放了一个重要信号,要在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内,根据各金融机构资本充足率、经营稳健性状况以及执行国家信贷政策情况,对实施近一年的差别存款准备金率有关调控参数进行适当调整。  此举意味着,一旦经济增速继续放缓,央行有可能通过调整差别准备金率参数来调控商业银行的信贷投放。胡晓炼还提出,央行将对主要服务小微企业、“三农”等薄弱环节的中小金融机构适当倾斜,“支持资本充足率较高、资产质量较好、法人治理结构完善、信贷政策执行有力的中小金融机构业务发展。”  不过,包括民生银行、中信银行等在内的多家商业银行计财部人士均表示,目前政策仍在酝酿之中,还未落实到位。  “差别准备金率调控参数下降都是正常的,也是合情合理的。”一家股份制银行计财部人士告诉记者,“政策刚刚提出,离执行还有一个过程。”(21世纪经济报道)

甘肃国家公务员考试时间

临夏特岗教师考试

平凉三支一扶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