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接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接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数:我是坚持专业的女人 拍完戏需疗伤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2:58:58 阅读: 来源:压接机厂家

陈数:我是坚持专业的女人 拍完戏需疗伤

新浪娱乐讯 由孙红雷、巍子、陈数主演的电视剧《一代枭雄》正在浙江、江苏、东方、天津四家卫视热播,收视成绩喜人。但说是主演,其实前二十集都没见陈数踪影,有人调侃称她只是“打酱油”,对此陈数无奈表示自己只能算是特邀演员,当时也是中间进组的,她也能理解片方将她的名字提前的做法。她透露在拍摄的过程中,这部戏是没有剧本的,孙红雷一直在认真的打磨调整剧本,所以最后出来的戏和原始文本有很大的不同。在打磨的过程中,陈数也深知孙红雷的压力,配合着做好自己本角色的工作。

与陈数的对话地点是在一个养生茶楼,这是陈数定下的,她是那里的常客,服务员见到她后便上了一壶普洱。当天一进门陈数的第一句话是:“我没迟到吧!”我一看表,正好三点,一分不差。守时已然是娱乐圈里一种难得的品质。除了这个习惯,陈数还保持着另外一些对明星来说奢侈的正常习惯。她的生活作息非常健康,早睡早起,喝茶看书做瑜伽,还追英剧《神探夏洛克》,放慢节奏,把生活过成诗,简单精致。

我问陈数:“你是个女强人吗?”她犹豫了一会,回答:“不是,我是坚持专业的女人。”专业在哪?她在接受孙红雷的邀请之后,没有拿到剧本就自己找来小说原著《青木川》看了一遍,她非常喜欢小说中程立雪这个人物。不过电视剧《一代枭雄》跟原著小说有很大的出入,而书中那个能让男人仰视的女人,在电视剧里的功能就是成为一代枭雄何辅堂的点缀。

谈角色:其实我算是特邀演员 意见不统一时听红雷的

新浪娱乐:之前知道自己要到差不多20集才能够出场吗?

陈数:没想过,完全没看剧本去拍戏的,这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而且这个剧有一个特点,就是你看文本跟最后拍出来的剧是不一样的。不过我知道前面没有我的戏。其实这个我并不是很介意,作为一个传奇类大戏,像《铁梨花》有些人物是在不同的阶段里出现的,只要这个阶段你的空间够,无所谓的。当然我也没想到后来片方说陈数是最主要演员之一。我的影迷就天天各种来问我,你第几集,我的确很郁闷。别到时候大家以为我是个骗子。

新浪娱乐:但像《铁梨花》第一集三个主演就会都出现了,这部剧就没有。

陈数:我其实不能严格算真正意义的主演。特约邀请或者特别友情这种署名会更准确。我能理解他们,肯定希望把更有知名度的演员往前面堆一堆,吸引大家。女人在男人戏当中的确是功能性或者点缀性作用的。

新浪娱乐:你会不会觉得前面铺垫有些长,线索太繁杂?

陈数:当然没办法,因为这次太特殊了。我知道红雷会在剧本上一直打磨,他做了这么多年的演员,肯定希望作品弄好,现场他也很努力。但是可能就是这种现场调整,或者不断改的这样一个状况,的确导致有些事情……,你真的是不知道,只能是最后等待结果。那我很清楚这次我是来客串的,我就把我需要做的工作做好就行。所以我基本上还是抱着配合第一。实在过分不合理了,我才会讲话。

新浪娱乐:有过分不合理的情况发生吗?

陈数:有我认为不可理解的地方,因为红雷他作为创作方向的主导者,肯定对队伍有要求,我也是只有特别不理解的时候才会跟他讲,不合理或者是特别过分的时候没有。他会跟我解释,或者我们俩齐心协力调和。

新浪娱乐:那调和后最后的决定一般是倾向于你还是倾向于他的想法?

陈数:那当然是他,不是我。因为很多地方我太不清楚了,对于我不清楚的东西,我不喜欢随便发表意见。一般来说我都会按照他的方式演一遍,他看监视器,好了就行。

新浪娱乐:没有剧本你演的时候不会觉得不踏实吗?

陈数:会,肯定会,而且严格来说我不是很喜欢。因为我认为这样的话我作为演员,思考层面的能力就没有地方发挥了。更多的就是现场更加感性,更加单一型的去投入。我对于我这个角色的把握,完整性我是没有自主权的。

谈孙红雷:因黄磊与其相识 在片场干净利落脆

新浪娱乐:你跟孙红雷是怎么认识的?

陈数:因为黄磊和汪俊嘛,他们是男人帮里的好兄弟。我拍《我爱男闺蜜》时,经常在朋友圈里发点什么。他没去探班,因为他在忙他的事儿。他就会跟帖点赞,或者偷笑啊。所以都是好朋友嘛。

新浪娱乐:所以是黄磊向他推荐了你吗?

陈数:不是,只是黄磊跟他关系不错嘛,之前有一个合适的机会大家又到一起认识了,据我所知,红雷对当年我演的《暗算》给了很高的认可。

新浪娱乐:那他会不会跟你说很喜欢你的戏,看中你的某个特点,一定要找你来演《枭雄》?

陈数:没有没有。红雷那么man的人他不会这样说的。他就很真诚说:“来吧,有我在呢,咱俩戏会很好看的。”

新浪娱乐:那他在片场有哪些很man的表现?

陈数:真正创作的时候,他是很干净利落脆的。而且这个角色也是这样的类型,跟他本人有很多很契合的地方。能看得出来,其实他也承担了很大的压力,这种情况下最好不要去麻烦他,还是要体会到他的不易,在创作上多支持他,所以私下你看我没别的事儿我也不找他。

新浪娱乐:你在片场里会是个什么样的状态?跟孙红雷应该完全是两个气场吧?

陈数:对,有时候演戏演累了,他也需要喝杯红酒然后睡觉啊什么的。这个肯定是不一样的。(会玩游戏吗?)我不打游戏的,我觉得打游戏很累,因为你会紧张,拍戏就已经很调动我的体能了。如果真有空的话我会在片场看书啊,或者跟大家聊聊小天。因为拍戏时你要投入演一个角色的话,肯定会陷入进去,出来后我最希望让自己放松。

谈感情戏:被孙红雷评高贵好欺负 表演很学院派

新浪娱乐:巍子是很有想法的爷们,孙红雷也是,他们两个老爷们撞在一起会是什么样的?

陈数:我就没看过他俩在一起的戏,因为我跟他们不同场。我的人物出现之后,我就被巍子老师弄死了。我俩大概十场戏都没有。

新浪娱乐:这么短的时间,那夫妻的感觉还是得靠从前的默契?

陈数:巍子老师这种演员是令我非常尊敬的类型,他拍戏时,哪怕是他没有戏时,他其实更像是戏里的人物,不是他自己。这种演员现在是越来越少。你想想放在长篇的量又大的一个电视剧拍摄当中,这种做法对演员是极大的伤害。正因为我了解他,我会知道他那个样子的时候,你就尽量不要找他聊天。

新浪娱乐:那你和孙红雷的爱情戏会有怎样的火花?

陈数:红雷身上有一些很幽默的东西,他说像我这样的,男的碰上了肯定是想要欺负的。当然这个欺负是因为爱慕所产生的欺负,可能像红雷这样的男人,当他是大男孩的时候追女生会不会是用这种方式啊?其实学校里有,有些男孩就放毛毛虫或者抽一个凳子,他其实是喜欢你,这是一个挺有趣的表达方式,但是这种表达方式放在了何辅堂和程立雪两个成人身上,可能就变成另外一种化学反应了。

新浪娱乐:没看这个剧之前我以为孙红雷只是跟程立雪有一段感情。

陈数:枭雄哪能只有一个女人啊。不过这次红雷有一个理念我特别支持的,他说有时候我们可能这么做很吃力,未必有很多观众能够看到我们的努力,但是高端的观众会看到。他这个观点我特别支持,因为的确是这样,我因为在做我自己的一些戏当中,甭管是一些表演上的东西,或者是一些造型上的东西,我也是一直以来有这个态度,永远不要把观众当傻子,当你自己都意识到不好的时候,你为什么要把那个不好的拿给别人看,就因为有的人貌似他不够了解电视剧吗?

新浪娱乐:那你这个角色里面,你有赋予她哪些你的个人色彩?会不会更加知性?

陈数:这个角色本身就挺知性的,不用我去更加知性。因为红雷说我挺高贵的,但是我也感谢他帮我打造了这个造型,也支持了我这个高贵。他中间曾经说过一个词,我第一次听到觉得挺好的,他说我的表演非常的学院派,不像有一些演员,当然都是好演员,大家路数不一样,比方说谁谁谁,演戏就会有点妖,虽然演得也很好。

新浪娱乐:能够把这个学院派具体化吗?

陈数:就比方说他一定是会有洁癖的,他会有自我约束的,会有一定理性的,他会放纵表演方法。其实说到底,我认为可能对里面的知识性的含量会高,而且在美学上不是张牙舞爪型的,我只能这么来形容。这么想吧,英国演员的体系就比较学院派,以前有人说过我,说我的表演风格很像英国体系下的演员。

新浪娱乐:那你喜欢看什么英剧?

陈数:《神探夏洛克》,一直都在追的。

谈生活:拍完戏后需疗伤调整 自认坚持专业独立

新浪娱乐:你曾说一年就两三个作品,你是故意放慢你的节奏吗?

陈数:我始终觉得这个行业是一个创作性的工作,你的投入度,你的体能充沛度都会直接影响到你所创作的结果。我属于自我约束能力比较强,而且这么多年做这行这么多年已经养成习惯了,就是拍戏的就是老大,戏也是第一的,我不会去沉溺一样东西。我觉得适可而止就好,意犹未尽是最美的,满了会有时候滋味就差了。

新浪娱乐:所以拍戏的时候你也会适度的留白,给自己一段时间去沉淀?

陈数:不是,拍完戏后所谓那个休息时间,对我来说不是留白,是疗伤。因为你为一个角色几个月,其实是付出了很多伤害你自己生命的事情,比方说你会调动更多的负面情绪,你会有更多不良的作息时间。我觉得从一个角色里出来需要疗伤,需要让自己回到一个正常状态。你可以把它理解为是储备新的能量,做新的添加,让我的生命个体更富足,下一个创作我就可以更充沛。

新浪娱乐:所以你拍完戏以后你的生活作息是正常的?

陈数:必须正常。但像年底就没办法了,年底各大颁奖的活动,媒体的活动都去支持和参加,那就弄得很晚。一般情况下晚上10点半上床,早上差不多7点起来,8点去上瑜珈课。这是我认为特别幸福的日子,但是一年当中没有几天能过成这样的日子。

新浪娱乐:你不是一个女强人吧?

陈数:我不是,但我是一个坚持专业的女人。就是让自己干活时,咱别干丢脸的事儿,希望别人靠谱儿,自己也靠谱儿。

新浪娱乐:但你演过的很多角色身上有个共性,比如白流苏,都是一些独立有尊严的女性。

陈数:你这词用得很好,因为我自己就从小要求我自己做独立有尊严的个性。我从小被教育有几个核心问题:第一独立,第二专业。经济方面,我习惯自己独立。读大学前我是先工作,从我工作开始,我就不再花我父母一分钱。那几年工作攒了一点钱,我就全部投入到了中戏的学习生活中,中戏学完了再继续这样子。(程兴家/文)

肉狗如何养殖

杜仲树种植技术

乌兰浩特市旗袍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