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接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接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堵在心里的百年老墙拆了-【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4:37:54 阅读: 来源:压接机厂家

堵在心里的“百年老墙”拆了

常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可家住辽宁省黑山县朝北村的赵家与王家却因为一堵百年老墙争执不下,尤其近些年来矛盾愈发升级,几次要大打出手,当地司法所绞尽脑汁调解,终于拆掉了两家人心中的那堵“墙”。

□本报记者霍仕明本报见习记者韩宇

2013年秋天,王柏林的儿子要结婚,翻建房子码完地基后,老王说起想要再修修院墙。52岁的赵喜文听说后,认为自己打小记事起就听父亲说过这堵院墙是自家的,王家要动墙那可不行,扬言“谁敢动墙,就跟谁玩命”。为此,两家人隔着墙头,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

黑山县司法所所长李焕坤解决过数不清的纠纷,还没遇到过这样棘手的事。

百年老墙谁建的,归属谁?无从考证。李焕坤遍访了村里80岁以上的老人,没有一人能说清楚这两家子的事,都说要把这堵墙的事整清楚,得找上两辈的老人。

王家因为翻建房子,收拾东西时从老母亲的箱柜里发现了一份旧文书,上面大致写着:光绪七年三月二十三日,赵家一个叫赵之金的人将南北界墙以四两五分银子卖给了王家一个叫王瑞的人,中人写着叶顺、曹再彬、陈铭盘的名字。

在李焕坤组织两家调解时,王家拿出这文书说这王瑞正是王家上四辈的长辈。但赵家不认账,说赵家的长辈中没有叫赵之金的人,这文书是假的。此番调解没有成功。

王家找到光绪年间凭证的事,很快在村里传开了,村民们议论纷纷,都说这王家盖完房子,一定会砌这堵墙。赵喜文听了坐不住了,整天看着王家,于是两家冲突升级,摩擦不断。

王家说“我盖我的房子,修我的墙,和你赵家没关系”,赵家说“你要把我这墙赖去,我就跟你整出个死活”。李焕坤提出去法院起诉解决也被双方拒绝,调解工作陷入两难境地。

此时,有村民反映,赵喜文早先有过卖房子的想法。李焕坤眼前一亮,买卖房子?这是个不错的突破口,这东院王家儿子要结婚,西院赵家房子也不宽敞,要是通过买卖关系把两家的房子合成一家的,这墙的问题不就解决了嘛。

于是,李焕坤来到王家商量。

“老王,那院房子要卖你买不买?”

“买。”

“出多少价?”

“按村里房屋价格值一万五。”

得到王家的答复后,李焕坤又来到赵家,问赵喜文:“这房子给你一万五,行不?”

赵喜文说:“少点儿,你再给添两千。”

李焕坤又到王家做工作,终于说动王家增到一万七,可怎么也没想到,赵喜文变卦了,他说后院还有近一亩的口粮地,还差这墙,非要王家拿一万九。

李焕坤认为这价要的不合理,对赵喜文说:“你要是真能卖上一万九,你就卖。写文书时我到场,差在界墙上,我、买主和王柏林共同协商,与你赵喜文无关,你真能卖上一万九吗?你可要好好考虑考虑啊!”

这一次通过买卖房子去调解,虽然又没达成结果,但赵家与王家总算停止了争斗。李焕坤很有信心,他说:“这样的纠纷虽然不好调解,但已经找到解决的办法,怎么也不能让这个几代人都没有解决的矛盾再延续到他们的下一代。”

随后,李焕坤动员了不少村里人参与劝解双方,赵、王两家尽管心中一时还别着劲,但也不再惹事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户村民相中了赵家的房子,在李焕坤和村调委会的主持下,赵家以一万六千元的价格将房子卖出,界墙归属王家。至此,这起百年老墙之争终于画上了句号。

更多精彩:

太阳城官网 http://tycguanw9l.com

大连订制工服

鸡西订做西服

宜春西服定做

邳州定做西装